關於部落格
© PILI INTERNATIONAL MULTIMEDIA CO.Copyright ©Synthesize BY Cyaull ©
  • 1239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9

    追蹤人氣

生活小插曲之公孫蝶與蝴蝶月 (下二)

【公孫月: 那日妳來找吾之事,吾已經從A蝶、B蝶口中得知來龍去脈,身為惹麻煩的人就該自動消失。 妳對吾蝴蝶君沒信心,就是削吾的眉角,往後的日子希望妳好自為之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蝴蝶君】 昔日陽光燦爛耀眼、流水潺潺流動,鳥吟歌、花滿香的浮光掠影,今日卻是陰淡無絲光、流水不流動,鳥不想語、花不想香的浮光掠影。 一個地方、一個角落,有一些陰沉、有一些灰暗。 公孫月一臉哀怨,靜靜坐在熟悉的地方,手中那張不知看上千百回的信,真是越看越爛、越看心酸。 「一恨才人無行,二恨英雄薄情,三恨美人真痴,四恨無肝無心,五恨事態炎冷,六恨情字傷人,七恨愛到慘死,八恨罵不下心,九恨怨不徹底,十恨削他痛我,十一恨捨不得巴,十二恨丹楓活該……」 想不到……想不到……她堂堂一美人!竟也有這一天的出現!! 昔日的她!路邊孩童看到會〝罵罵號〞,武林人士哪個不是聞風喪膽、逃之夭夭呢!? 如此偉大~~~~的她!現今也只是一個為愛癡迷的平凡女人啊…… 「自古英雄多薄情,可憐美人真痴心!唉……」她深深嘆了口氣。 他難道不明白……那一封信、那每一字,都像是利箭般,狠狠地射進她脆弱的心靈,非常~~~~之痛!! 在公孫月快哀怨到極至時,驀地,一股幽香緩緩飄進。 那是……蘭花的香氣。 「四姐,章袤來向妳請安了。」腳踏飄邈虛無的薄蘭花,一身白衣襯托﹔微藍的髮絲摻雜著淡淡兮白,半披胸前﹔微灰白飛揚的劍眉搭配那深邃的眼眸,替他儒雅的面容增添不少英氣。 女人不語,繼續沉浸在灰暗的世界。 「四姐,妳發生何事?為何這般傷心呢?」男人,看著那張哭到無力的媳婦臉,突然……有一丁點無奈。 方一眨眼,那道紅影飛撲過來,公孫月哭哭啼啼地抓著章袤君不放,眼中不僅蓄滿淚水,更佈滿傷心的血絲。 「章袤~~~~~~~~~人家又被遺棄了啦!!」 看著緊抓自己不放的人,章袤君驀地感覺……頭真痛。 「又是四姐夫?」看四姐的模樣……人諒必又離家出走了。 他只能說,一點創新都沒有。 「當然是他這個死沒良心的冤家!信、信、信!每次都來這套!」也許是看到自己的結拜兄弟,公孫月開始激動起來,有些咬牙切齒地。 「四姐,切莫激動。暫時先忍耐一下,這事情吾會替妳處理。」像似在安撫著,章袤君摸摸這情緒起伏的姐姐。 雖然他個人是覺得沒什麼大事情,不過!在所有的兄弟之中,四姐是他最喜愛也是感情最好的,欺負他四姐……就等於是讓他蘭漪章袤君失面子! 「你叫我怎麼不激動!?叫我怎麼不抓狂!?吾早也忍、晚也忍,忍忍忍!他就這麼不信任我!這麼不了解我!」哀莫大於心死啊! 「讓四姐傷心就是削吾章袤君的面子,放心!吾會替妳討回。」安撫著公孫月,章袤認真地說道。 吸吸鼻子,公孫月落寞地說道:「不用了!吾已經脫離組織了,不能再給你添麻煩,這件事就算了……」在章袤面前她也不需佯裝堅強,既然阿君仔這樣做……她也另有打算。 「怎可以算了!他對妳這樣……吾怎能吞忍!」公孫月那傷心的身影,無提防地映入眼簾中,讓他一直隱藏的情感,慢慢湧出。 「四姐,放寬心吧!吾自有打算。」眼眸,直直睇著那深邃的五官,無法抑制的章袤君,緩緩讓公孫月倚入自己胸懷,大手輕輕撫著她的後背。 也許是連日來的精神折磨,抑或是章袤的溫柔打動了她內心深處,公孫月不自覺地倚在胸膛上。 聽著那柔聲地安慰,感受著兄弟的情深,公孫月……她輕輕地說聲:「章袤,多謝你。」雖然他身上有點花香,讓她鼻子有點過敏,不過!他是她的兄弟,所以無所謂。 「唷~吾看到什麼了?」驀地,紛紛蝶影竄進,絲絲紅光伴隨那熟悉的聲音降臨。 陰川蝴蝶君,現身在浮光掠影。 本想說離家有一陣時間,有點擔心那女人會因此瘦成乾……他才回來一觀。 沒想到……一踏上橋就看見〝這麼精采的戲碼〞!! 「這個味道~~~~!!」聞到陣陣熟悉的氣味,公孫月順著感覺看去,只見讓她朝思暮想的身影,正半倚在橋上,那英俊瀟灑、氣宇軒昂的模樣……依舊不減! 「阿君仔~~~我好想你喔!!」想當然,公孫月二話不說地飛撲過去! 雙手緊巴住眼前愛人,細緻的臉蛋還不時地磨蹭他胸口,蝴蝶君卻是無視而她的存在。 「四姐夫,章袤在此請安。」依舊一貫的優雅,章袤君微微一笑。 「章袤,怎麼有空前來?」一手推開那黏人的東西,蝴蝶君輕撩下額前髮絲,眉宇之間似乎有一些……不悅。 (公孫月:幹麻推我~~~!)←嘟起粉唇埋怨地看著。 「吾乃專程來向四姐與四姐夫請安,不料一來便看到四姐那副〝駭人〞的模樣,加上四姐夫〝無故出外〞的消息,更使得章袤擔心!」心憂地搖首,章袤君故作擔心樣。 「喔喔~~原來如此!」配合地笑笑,蝴蝶君的手又再次阻止了公孫月的進攻。 (公孫月:幹麻又推我~~~!)←一雙美眸抱怨地揪著。 「不正是如此!」手中蘭花揮舞,章袤君輕含首。 「這樣你與她慢聊,吾要回陰川了!」無預警地轉身,身影驀地消失,淡淡紅光眨眼一瞬。 (公孫月:啊───!)←賣懷疑,她撲空跌地。 「章袤~~~~!」哀怨地吶喊,人又瞬間變成媳婦仔臉,公孫月碰地一聲跌坐在地。 「四姐,快追去吧!免得四姐夫又不見蹤影。」溫柔地扶起公孫月,雖然他很討厭蝴蝶君,不過…… 四姐幸福就好了,無須害她倆人誤會加深。 他可是很有成人之美的人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